巴黎博物館取消周休一日的雷聲大雨點小

-法國從兩年前開始討論讓巴黎最多外國觀光客造訪的羅浮宮、凡爾賽宮與奧賽美術館跟世界其他大城市的博物館看齊,每天開放。根據藝術雙周刊(Le Journal des Arts)最近的報導,此議在經過法國文化部長達兩年的評估後,總算有了結論。不過,結果雖然不算完全胎死腹中,卻距離原來倡議的目標甚遠,再度印證法國要進行任何改革都特別複雜困難。 根據上述報導,取消每周閉館一天的做法在2014年夏日一被提出,馬上就受到所有博物館工作人員的強烈反對。除了因為這牽涉到員工權益以及必須增聘人員等等問題,還因為博物館人員主張閉館日原來是作為館建築預防性維護、藏品修護、輪換或吊掛、甚至出租博物館空間之用,一旦取消,博物館各個展覽空間還是得在沒有休館的情況下輪流關閉一定時段,以進行這些必要工作,可能為此導致更多民怨,因此兩相權衡,得不償失。

不過上述三家博物館最後倒是跟法國教育部和文化部達成了一項協意,同意在每周休館日接待老師帶著學生或者身障公益團體參觀博物館。原來反彈最劇烈,而且還曾為了取消休館日於2015年秋發動多日罷工的奧賽美術館工會,是在原定閉館日得接待80個學校或身障團體數目劇降到只接受9個的條件下,才接受這項新措施。 至於羅浮宮在休館日這天開放的空間是僅限於跟藝術史啟蒙有關的小畫廊以及部分雕塑部門;而凡爾賽宮則只開放講述法國歷史以及部分比較冷門的展廳,著名的鏡廳是無緣一見的。 換言之,前來巴黎的時間「不對」的觀光客,還是只能吃上這幾家著名博物館的閉門羹。

豐富有如阿里巴巴寶穴的法國國立家具局

-法國的中央級行政機關不但大部份位於宏偉歷史建物甚至昔日宮殿之中,而且內部常常配合建物的原有風格或裝潢搭配古董家具。費加洛報最近便有篇專文介紹專門提供艾麗榭宮、總理府、以及法國各大部會古董家具與裝潢的國立家具局(Mobilier National),讓人見識到法國這種具備悠久文化傳統的國家如何透過完整的文物保存和修復,展示它的文化藝術底蘊。 琳瑯滿目有如阿里巴巴寶穴的國立家具局保存了高達10萬件法國王室的家飾品。它們得以被永久保存,乃是有拜於法國自十五世紀以降,即有設置專門的皇家家具倉庫之傳統,以作為皇宮及王室分立各處的行宮裝潢之用,從繪畫、雕塑、水晶燈、大小桌椅,掛毯,地毯,乃至窗簾布,椅套材料,各式各樣的裝備和配件鉅細彌遺。譬如,拿破崙為其第二任妻子瑪麗·路易莎封后時特別訂製的1814年后座;又如多達35,000件的窗簾,乃至用剩的窗簾或座椅包覆布料、手工金銀花邊…等等,都被完整記錄和保存。他們除了提供公家機關借用,也有作為重要古蹟重新裝潢或骨董家具修復時參考的功能。

不過行政機關可以借用的物件限定是19世紀(西元1800年)之後的製品,年代遠於19世紀之前的,僅供凡爾賽宮這類博物館擺飾,或相關大型展覽借展之用,唯一例外是艾麗榭宮那張由18世紀名匠Charels Cressent製作的總統辦公桌。

王朝、帝后乃至現代民主政府的政務官因為選舉容有更迭,所幸這些出自一流工匠的家飾品不管歷史滄桑,得以永久留存。法國去年年底的小幅內閣改組便又造成了國立家具局的一小波家具大搬風-部長換人,部長室的家具當然要跟著更換啊。

引導幫助使用者以最快方式找到資料是圖書館運用科技的重點

-網路的普遍對造訪圖書館的人數造成何種衝擊呢?根據世界報最近一篇報導,在過去10年來,法國國立密特朗圖書館開放給一般大眾和研究人員的兩個閱讀室分別流失了20%和10%的造訪人次。不過館長Laurence ENGEL表示,每年造訪密特朗圖書館的人次還是超過100萬人,其中80萬人是真的來此閱讀,而且它的數位圖書館使用人次每年更高達1600萬,相當於5年前的4倍。 Engel館長認為數位化不可能完全取代圖書館,因為圖書館的功能不限於書籍的收藏和保存,還在引導與幫助使用者以最快的方式找到其想要的資料,無論人在何方。因此她強調,讓圖書館不斷跟隨著科技工具的進步,讓其功能達到搜索引擎最佳化(référencement)非常重要。

她也認為圖書館應該同時是個舉辦許多文化活動的場地,因此密特朗圖書館除了近年定期舉辦的藝術展覽、去年11月第一次舉辦的《BNF駭客松》之類活動,未來還會更積極舉辦民眾大學、周末圖書館之約、音樂會、講座、3D印刷工坊、閱讀祭、名作家演講…等多采多姿的活動,來吸引大眾也讓大眾了解圖書館跟民眾生活中相關的一面。

法國文化部線上諮詢民眾一起想像未來博物館的面貌

-21世紀的博物館應該是甚麼樣的面貌 ?法國文化部在去年10月成立了一個臨時任務編組思考這個議題,並且透過一個叫做大家一起想像未來博物館-Imaginons ensemble le musée de demain的網站,邀請所有民眾上網提出建議,並且對所有提議自由進行投票。

一般民眾也可以列名博物館的董事會嗎 ?帶著孫兒上博物館的阿公阿嬤可否享有參觀免費的優待 ?將特展內容也舖上網,並附上互動連結,讓民眾在實地參觀展覽前就做功課,...這些都是民眾建議的例子。

簡言之,在一切越來越網路化與數位化的今天,博物館如何跟著這樣的趨勢演進,加強它與觀眾之間的關係,讓參觀博物館擁有不同的新體驗,以及更有參與感和互動感,是這項活動的主要目的。  或許因為宣傳不夠,這項活動的參與人數可惜談不上十分踴躍,但是它的想法彰顯了法國政府在網際網路發展的今天,為公民就公共議題的參與提供有效手段,足不出戶就可表達意願的參與民主制概念,還是十分具有參考和象徵意義。

這項網路民眾意見諮詢的活動已於12月中結束,其中最受民眾歡迎的建議將由法國生活狀況調查與觀察研究中心抽樣進行進一步實驗研究。

路易.威登基金會«當代藝術的表徵-休金典藏大展»引起的騷動

-巴黎這個冬天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展覽大概非«當代藝術的表徵-休金典藏大展»( Icônes de l'art moderne. La collection Chtchoukine)莫屬了。這是Louis Vuitton基金會自前年開幕以來最大也最受矚目的一檔展覽,在開幕前就已引起巴黎藝術圈一片騷動,十月底開展後果真摩肩擦踵,人潮不斷,據新聞報導,每天有8000名以上參觀人次,可望在3個月展期吸引100萬以上觀眾,打破2010年大王宮畢卡索特展的913,000參觀人次的紀錄。

顧名思義,這檔借自俄國兩家大美術館的展覽出自俄國現代藝術大收藏家謝爾蓋·休金(Sergueï Chtchoukine)的寶藏,作品計有127件,其中包括29件畢卡索、22件馬諦斯、12件高更和8件塞尚,可謂精采絕倫而且難得同時一見。

根據世界報報導,這檔大展激起巴黎各大博物館的妒意,因為奧賽美術館、大王宮或龐畢度的最大型展覽預算是一檔1百到2百50萬歐元之間,但據傳路易.威登為這檔展覽不惜撒下1000萬以上重資,雖然該基金會否認傳聞。

其次,由於巴黎各大博物館在最近兩年連續的恐攻之後,流失了20-25%的參觀人次,私人基金會挾著公立博物館望塵莫及的財力與行政彈性策畫大型展覽,進一步挖動它們的牆角,也不免讓這些公立博物館憂心匆匆。

上述展覽由曾經擔任畢卡索美術館館長十年的Anne Baldassari策展,她與世界報合作,接受採訪與親自導覽,讓有興趣的觀眾可以隨時上網觀賞(http://www.lemonde.fr/videos/video/2016/11/29/visitez-l-exposition-icones-de-l-art-moderne-la-collection-chtchoukine_5040296_1669088.html)。Baldassari在兩年多前突然遭到當時的文化部長Filippetti撤換而丟官,此番風光策畫一檔成功大展,重回聚光燈下,世界報戲稱這是她的復仇記。 路易.威登基金會已經透露將在明年秋冬大展推出借自紐約現代美術館的大師作品展,展品內容雖然尚未定,但是可能已讓巴黎的許多公立美術館又要剉著等了。

越來越多法國文物與古蹟仰賴外國企業或富人的捐助

-法國雖然以對文化資產保存的不餘遺力著稱,但因為文物與古蹟太多,在政府財政近幾年每下愈況的情況下,越來越仰賴外國企業或富人的捐助。據世界報報導,從羅浮宮、凡爾賽宮這種世界一級博物館到羅亞河香波兒古堡(Chambord),因為名聞遐邇,擁有全世界慕名粉絲,因此在募捐上特別有力。以羅浮宮2015年全年的募款2000萬歐元為例,其中39%是來自國外,而日本企業又占了其中1/4。

由於法國中央政府近幾年大幅刪減地方預算,因此各省與各區域政府也跟著刪減鄉鎮村公所的預算,首當其衝的通常是文化藝術經費,導致各個層級博物館乃至古蹟都面臨窘境。據上述報導指出,在法國15,000個列級古蹟之中,因此有多達1/5是瀕臨破敗或消失的危險。

法國贊助發展工商促進協會(Admical)的副執行長表示,因為求助國外捐贈的團體越來越多,所以彼次之間也形成競爭,畢竟僧多粥少,可以詢援的對象有限。不過她同時指出,公益捐贈無論如何不可能完全替代國家撥款,而且國家的經費主要是用在機關人事費用與運作這種結構性經費上,個案式的修復工作或舉辦展覽才可能尋求私人贊助。

法國認定電子遊戲屬於文化資產的一環

法國認定電子遊戲屬於文化資產的一環 正在台灣近日為了電子競技產業到底應該如何歸類大傷腦筋之際,法國文化電台(France Culture)於其最近一篇題名為「由五件電玩遊戲機回顧電子遊戲歷史」的專題報導中,破題就說: 「電子遊戲(Jeu vidéo)是文化資產。法國國家圖書館跟保存圖書一樣,設有專區保存各式各樣民眾熟悉或不熟悉的影像遊戲控制台。」

根據這篇報導,法國國家圖書館在其影音部門收藏有1911年至今的1400部各式影音播放和錄音設備,因此很自然地,其中便包括了影像電玩控制台。

從1972年推出的全球第一款商業家用電子遊戲機-美格福斯奧德賽(Magnavox Odyssey),之後的Playstation、Gameboy…到目前最新的遊戲機,館藏不斷豐富中。

法國國家圖書館是在1990年代才開始收藏影像遊戲機,因此部份較早期收藏是有拜民眾捐贈,其他則大半是透過拍賣會重新蒐購。

這些遊戲機的保存條件也完全比照書籍-濕度控制在50%,溫度則是攝氏20度。不過館方人員表示,長期來說,遊戲機的保存狀況不免堪慮,因為「電子零件的保存狀況目前經驗還有限,難以評估;至於塑膠成分的部份則因為各種塑膠材質之間的差異性大,因此年久月深後毀損保存狀況亦會迥異。」

連續恐攻事件重創法國旅遊業,包括博物館參觀人次

法國是全球第一大觀光國,但是近兩年來連續發生的數起恐怖攻擊事件讓它的旅遊業遭受重創。根據Télérama周刊和其他媒體報導,以今年來說,法國不但少了7%外國客,購買力超強的中國客更是少了足足25%。外國客減少也讓巴黎各大博物館與名勝都哀鴻遍野,因為它們的自籌經費來源主要都仰賴門票收入。

據Télérama報導,羅浮宮今年的造訪人次少了20%,奧賽美術館少了18%;其他如龐畢度中心到大王宮的門票收入也都比去年同期下降不少,卻又同時要增加恐攻之後必須加強的安全人員與措施之花費。

不過報導同時指出,比較小型的博物館如阿拉伯文化中心與蒙馬特博物館,卻毫未受到這個衝擊,造訪人次甚至增加了,尤其是法國本地的參觀人。

阿拉伯文化中心主任秘書認為這應該是拜許多法國人於恐攻後,希望對阿拉伯世界有更多認識之賜。而蒙馬特博物館館長則認為他們的參觀人數不降反升,是因為「大眾可能覺得小型博物館比較不可能成為恐攻的目標。」

巴黎攝影博覽會(Paris Photo) 儼然成為世界最大的攝影博覽會

今年慶祝第20屆的巴黎攝影博覽會(Paris Photo)於11月13日圓滿閉幕,再度於短短四天展期裡吸引了滾滾人潮。

世界報在一篇題名[20年的攝影熱潮]的專題報導裡表示,經過20年的經營,巴黎攝影博覽會儼然已成為全世界以攝影作為主題的最大博覽會,從19世紀的原始照相、1930年代的前衛作品、攝影報導,以至於當代藝術創作,無所不包。

專文指出,攝影其實經過數十年的奮鬥,才爭得和繪畫等其他藝術類別平起平坐的地位。它所以受到歧視,跟照片可以大量沖洗,而不似繪畫具有單一性有關。

近20年來,攝影創作的藝術價值不斷受到肯定,並漸漸成為被看好的藝術收藏。博覽會藝術總監Christoph Wiesner對世界報表示,攝影的價格雖然正在水漲船高,但是越來越多年輕人加入買方市場,是攝影作品成交量和價格不斷飆升的原因之一,因為跟繪畫相比,它的平均價位畢竟還是容易出手得多。其次,網路社交媒體與智慧型手機的普及也都助長攝影的運用,讓它變成一種普世性的語言。

這篇報導同時指出,當代攝影也是倚賴當代藝術之助,獲利最多的。根據法國藝術市場行情網站Artprice的資料,當代攝影的價格在過去20年來翻了將近50倍;相對地,19世紀的照片行情只翻了3倍。以巴黎今年第一季的情況而言,當代攝影佔了成交作品的一半。因此,巴黎不少畫廊已經都把攝影作品納入其經營範圍。「藝術媒材之間涇渭分明的時候已經過了。我的客戶中有些都是繪畫與攝影兼收的,尤其是那些同時作攝影創作的畫家」,一家參展的畫廊老闆對世界報說。

今年參加巴黎攝影博覽會的畫廊計有153家,其中58%是作當代攝影;另外計有30家專門出版攝影類圖書的出版社參展。台灣的[非畫廊]第三度參加了這次盛會,推出林銓居、陳伯義和崔廣宇三位藝術家的影像作品。

奧賽美術館最近慶祝開館30周年紀念

奧賽美術館最近慶祝開館30周年紀念,並且特別在12月2-4日規劃了一系列精彩館慶活動,包括19世紀的捷克馬祖卡舞蹈、美國吉格舞,以及著名舞蹈家José Montalvo與Carnet de Bals的多場表演、紀錄片與電影放映、特別從世界各地情商借來的40幅印象派畫作與50幅平常看不到的Bonnard與Vuillard作品。

已經預訂的民眾甚至還可參加博物館在周六晚舉辦的大型化妝舞會,或者享用一頓美術館餐廳配合正展出中的同名特展而設計的法國「第二帝國」時代美味! 將原來因為鐵路技術演變而被廢置的奧賽火車站改建成美術館的構想最初源自1973年龐畢度總統執政後期,但是又歷經季斯卡與密特朗兩個總統才於1986年完工啟用。過去30年中,奧賽美術館不但成為法國觀賞19世紀作品,特別是1848年到1914年期間繪畫最重要的美術館,也因為豐富的印象派珍藏讓全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慕名而至。據迴聲報報導,它在2015年總共吸引420餘萬造訪人次,躍升為巴黎僅次於羅浮宮參觀人數第二多的博物館。

根據費加洛報報導,從2008年起擔任奧賽館長的Guy Cogeval即將任滿離職,而且法國總理與文化部長特別利用於最近參加館慶活動時,同時宣布館長乙職開放由各方人才自薦爭取的消息。Cogeval擔任館長期間不管是在豐富館藏、舉辦特展或拓展參觀人數上,成績斐然,因此法國政府已特地幫他量身訂做找到後路,由他出任即將於奧賽美術館加設的那比派(Les Nabis)研究中心主任。

虛擬實境(VR或réalité virtuelle)的應用正在成為法國文化界最夯的潮流之一

無論是利用頭戴式接收器觀賞影片,讓觀者透過全景畫面,搭配裝置上的感測器,而充分感受影片的臨場感,或者配合聲音、移動定位與手部控制器等更多外部裝置的應用,虛擬實境帶給許多熱中身歷其境,獲取體驗式感受者一個全新的選擇。

基於此,巴黎維萊特園區(Parc de la Villette)水晶宮電影館(La Géode)在11月開闢了VR體驗區,觀眾只要付上9歐元,就可以在教練的教導下,寓教於樂觀賞一小時VR節目,內容包括翱翔巴黎市空、南極探險、或者漫遊美國的洛磯山脈…。 私人電影院也不遑多讓,MK2的密特朗圖書館電影院,乃至Forum des Halles以及法國其他城市分別都在12月初起,陸續推出VR電影院,根據MK2老闆的預估,明年赴電影院觀賞與體驗VR影片的觀眾可望迅速達到10萬人左右。 據費加洛報導,VR的應用也在進入視覺藝術領域中。譬如以收藏中國藝術家為主的法國收藏家Sylvain & Dominique Lévy最近便在『今日亞洲藝術博覽會-ASIA NOW』中示範用VR賞畫的方式,並且公布其正在開發這項技術。

Arte-法德公共電視台近來不斷增加其線上直播的節目

為了因應在數位化浪潮中,越來越多人使用平板電腦與手機看電視的習慣,據費加洛報導,Arte-法德公共電視台近來正在不斷增加其線上直播的節目,並因此在最近五年間,分別於法國與德國拓展增加了53%與32%的觀眾數。透過無國界的網路,Arte同時也在積極吸引其他國家的觀眾。從去年11月開始,Arte推出了將近600小時附有英文與西班牙文字幕的節目,今明兩年還會陸續增加波蘭文與義大利文字幕。
Arte的觀眾主要是那些較少在正常時段透過傳統電視傳輸平台看電視的人。因此它一方面增加了透過網路使用平板電腦與手機觀看的線上直播節目比例,同時也增設Arte +7頻道,重播那些在固定電視播映時間已播映過的新聞、紀錄片、影集、電影,讓錯過者可以補看,因此在最近一年內又吸引了15%的群眾基礎。
以今年1至7月的數據來看,Arte公視在法國的群眾占有率是2.3%,每周平均吸引1150萬法國觀眾。Arte法國分部今年的年度總預算是2億6千4百萬歐元。

私人的捐助對文化發展是機會還是威脅 ?

私人的捐助對文化發展是機會還是威脅 ?這是世界報最近一篇專稿的標題。專稿中指出,法國過去傾國家之力發展文化的模式已經漸漸轉變當中。從十幾年前開始,法國政府便開始要求各大博物館、古蹟、表演廳透過門票收入、私人贊助或販售衍生商品、出租場地等各式各樣的方式,在每年的經費中增加自籌款比例。其次,2003年時由當時文化部長Jean-Jacques AILLAGON倡導通過的法令,進一步透過折減稅務方式讓捐助文藝活動的個人或私人企業得以折降高達相當於60%捐助金額的稅款,因此促成許多公立藝文機構的自籌經費得以從20%遽增到50%。
私有資金以公益名義介入藝文活動的方式還包括成立基金會,這些企業尤以奢侈精品集團為代表;譬如早在30年前即打前鋒的Cartier,前年開幕的Louis Vuitton,以及尚在籌備中的拉法葉百貨集團與Pinault集團。這尚不包括雖然沒有對一般大眾開放的堂皇基金會美術館,但在藝文版塊上實際涉入頗深的Google,Hermès等企業。
不過世界報指出,在政府越來越沒錢的情況下,私部門對藝文活動的挹注固然是好事,但也有它的負面。因為它們有時會要求干涉公家藝術單位的節目規畫,或者以彰顯公司名號夾帶廣告的方式做交換條件。譬如石化集團Total曾以捐助蒙娜麗莎展廳的更新經費作為該廳改名的條件。羅浮宮答應了這項要求,但是後來被文化部打回票。類似的情況也曾發生在倫敦的國家藝廊,這方面的觀念較為自由的英國國家藝廊倒是同意了它展出義大利原始藝術畫派的展廳改冠超市集團Saintsbury之名。
另一個負面影響是基金會的廣設也讓這些原來會捐助給公立文藝機構的贊助下滑-從2007年的9億7500萬變成現在的5億。而同時這些基金會還是可以透過公益的名義減免稅賦,所以等於是政府的稅收也減少了。
長期來看,私人美術館挾持著雄厚財力的競爭力也對公立博物館形成威脅。世界報以LV基金會即將在10月底舉辦的一項19世紀末20世紀初大師的作品展為例指出,這檔借自俄國兩個博物館的特展經費高達1000萬歐元,鐵定會搶走不少巴黎的博物館造訪者,讓這兩年在恐攻之後大幅下降的巴黎各大博物館參觀人次更是雪上加霜。

塞納河音樂城(La Seine Musicale)即將完工落成

巴黎西郊即將加入ㄧ座新的文化地標-施工近4年後,塞納河音樂城(La Seine Musicale)總算即將竣工,預定在明年四月正式落成開幕。這座占地高達35,000平方米的音樂城是日本的坂茂建築設計事務所與法國建築師Jean de Gastines合作完成的作品,位在巴黎西郊塞納河的塞岡島上,原址是雷諾車廠。它曾於20多年前一度被法國當代藝術兩個最大藏家之一的François Pinault相中,計畫興建為其私人美術館。可惜這項巴黎當年最熱門的文化佳話之ㄧ後來因為官僚行政作業,計畫案核准ㄧ拖再拖,最後不幸胎死腹中,輾轉醞釀多年後才改變為音樂城的建設。它的總建設經費是1億7千萬歐元,上塞納河省負擔其中1億2千萬元,其餘則由法國1台電視娛樂集團與另一家大製作集團出資。它創下法國首宗文化機構由政府和私人資本合作(partenariat public-privé ,簡稱PPP)的先例,日後亦委交法國1 台電視娛樂集團經營。
巴黎夏特雷劇院院長Jean-Luc Choplin將是塞納河音樂城未來節目規劃的掌舵人。Jean-Luc Choplin帶領夏特雷劇院12年以來,以其兼顧大眾和菁英的節目和亮麗票房成績,建立極佳口碑。由於夏特雷即將於2017年4月閉館至少兩年進行大規模整修,正好可以趁此機會借重他節目規畫的強項,為塞納河音樂城奠定起始基石。音樂城分別擁有兩間各可容納1150人與4000-6000人的表演廳。前者主要作為古典音樂表演之用,後者主要是針對比較大眾化的音樂劇、流行音樂、電子音樂...。「形式不拘,所有音樂都ㄧ視同仁」,Choplin在音樂城9月底舉辦的記者會上強調說。
這座遠看像艘航行河上的渡輪的綜合音樂城內還包括ㄧ條230公尺長的室內商場,以及可以舉辦各型展覽的附屬空間,所以它的野心是要讓這個多功能的文化場域成為巴黎休閒的新去處,而不單單只是個聽音樂會才去的場所。

美國的網路巨頭在歐洲的營收有將近1/4是有拜文化商品之賜

根據一項最新的研究報告,在合法消費情況下,網路巨頭如Google,Facebook和YouTube在法國境內的收益高達23%,相當於快5億歐元,是有拜於音樂、新聞、電視節目、電影、書籍與線上遊戲這些文化商品之賜。這個數字基本上也擴及適用於整個歐洲。
根據這項報告,就比例而言,錄像平台與內容聚合平台最為倚賴文化產業,因為在法國與歐洲,這些網路大公司的營收中高達六七成以上都直接或非直接有賴於它。問題是這些網路巨頭並未合理回饋幫他們創造營收的著作者或文化產業。譬如以YouTube為例,它支付給著作者的使用費只有付費網站支付的1/18。因此,目前歐盟委員會正在檢討兩條跟著作權與影音媒體服務有關的指令,目的在於提高網路巨頭對幫助其創收的文化產業之回報。

法國當代舞蹈界醞釀回歸創作大眾化作品的本質

九月中舉行的里昂舞蹈雙年展今年於活動期間引發了一陣有關舞蹈是否應該更大眾化的討論。諷刺的是,就如世界報指出,當代舞蹈在80年代正是以對抗布爾喬亞的古典舞蹈形式之姿崛起,後來自己卻落入這個窠臼。
上述世界報報導指出,到了90年代末,像是夏悠劇院舞蹈藝術總監José Montalvo,以及曾經與他在同一職位上共事多年的現任里昂雙年展藝術總監Dominique Hervieu等幾位主張舞蹈普民化的編舞家的作品常常遭致無用、輕浮、膚淺之譏。 « 大眾化在法國是個負面形容詞。我至今還是無法理解為何法國人會把作品可親跟藝術水準值得懷疑掛勾。我個人並不認為劇院滿座是個羞恥啊 !»,著名的女編舞家Blanca LI說。Dominique Hervieu表示,即便是那些過去20年中比較強調概念性肢體語彙的編舞家近來也都有回歸到舞蹈的愉悅性、敘述性、舞動性,以吸引更多大眾的渴望。
同一篇專文指出,大眾化(populaire)乙詞在法國常常會被跟民粹(populiste)乙詞作聯想,因此舞蹈界有人視這個詞為毒蛇猛獸可能與此不無關聯。«從70年代起,法國的populaire/大眾化乙詞已經完全被民主化/démocratisation乙詞取代»,法國社會學家Patrick-Germain Thomas在其探討當代舞蹈的書中指出。他同時批評說:«在法國,舞蹈應該是知識性或娛樂性的,兩者間始終存在正當性之戰。一齣表演能提供愉悅感受是不受尊敬的,甚至就不成創作了 !這簡直就是說舞蹈不可以同時有創意又有人氣 ! »
與中心和台灣舞蹈界頗有淵源的蒙帕利耶國立舞蹈中心總監Christian Rizzo說 : «在法國目前的政治背景下,populaire/大眾化乙詞必須拿捏使用。但是,我想舞蹈還是應該重新貼近這個語詞,以表示我們並不排斥任何人。我自己原來就是因為當代舞蹈易於親近才進入這個領域,這個本質至今未變。»